冬日冰层

🌙

【零晃/西方奇幻】《过去式黑夜》三

这么久才更新真的很抱歉!!!
卡文卡的太难受了……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
以下是文,非常抱歉
下次更新不会那么久了……
******
******

        三日后。
        距离王国边境小镇几公里外,坐落在悬崖边上的白色高塔。
        这里是法师明星昴流的法师塔,自从他正式成为一名被王国承认的法师后便和同伴一同创立了这里。
        拥有预言能力的召唤师游木真。
        双面间谍的光明圣殿法师衣更真绪。
        以及,与明星昂流同期的法师冰鹰北斗。
        晃牙并不喜欢北斗,当初这一行人来到零的古堡请求指导时就认为那人有些过于死板认真,狼人最讨厌的便是规规矩矩的做事了。
       他在原来一直都崇拜并仰慕过去的零,甚至偷偷模仿他说话的语气。
        想到这点,晃牙心中升起一种名为羞耻的情感。
        叫他朔间前辈什么的……晃牙有时候回忆起过去,就无比想穿越时空咬死年轻的自己。
        压下心中的情绪,晃牙来到了法师塔的门前。
        抬头,在远处看到的塔一下便能看清全貌,但到了这里,这白色的塔上方却被一层白雾笼罩,朦朦胧胧看不到塔顶。
        这是昴流和北斗一起布下的魔法,用来防御敌人。
        “喂,明星。是本大爷来了!”
        晃牙大声对着木门喊道,任何人都不能触碰塔身,昴流他们布下的魔法足以让接触的人烧成黑炭。
        门内过了许久都没有反应,晃牙静静地等待着,要是从前的他,恐怕早就不耐烦的想办法破门而入了。
        一段时间后,昴流的声音冲中传出。
        “啊!是真的大神!”
        他随意挥动几下手中的法杖,围绕塔的魔法就解开了,打开木门,让晃牙走进塔中。
        “大神好久不见了,来我的塔是有什么事情吗?”
        两人走到塔中央的桌子前,头顶上是向上盘旋的楼梯,看不见顶,恐怕是运用了空间魔法。
         “尝尝这个——上次真绪带来的,说是朔间前辈的弟弟给他的。”
        是红茶。
        茶具被放在桌上,红茶的香味飘散在空中,似乎洗净了晃牙一身的疲倦。
        他想起零的弟弟朔间凛月,是零一样的强大的吸血鬼,不知为何和光明圣殿的衣更真绪关系亲密。
        在他还没有离开零的古堡时,也是认识凛月,两人相处也算是融洽,没发生过什么冲突。
        晃牙盯着眼前的红茶,思绪飘到了远方。
        想起凛月便会想起零,以及那久远的、过去的事。
        “朔间前辈——” 
        诺大的图书馆,朔间零正窝在沙发中,双腿非常不雅的搭在雕刻了精致图案的木桌上,少见的戴了副眼镜。熟悉的声音使正在看书的零分出一丝精力,他看向来人,是他收养许久的狼人。
        “晃牙,找本大爷有事?”
        “唔……”
        晃牙停顿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还未换下,他在听到那个消息后就急忙赶回了城堡。酝酿了一下听到的消息,晃牙用最简短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国王月永Leo被打败了,与羽风……前辈联系了一下,他说教皇正在策划打败五奇人的计划。”
        薰是光明圣殿的驱魔人,他在发现自己被魔化后便退出了圣殿。虽是曾经的事情,但一些故友看到他也会偷偷透露一些消息。
        而薰也因为一些过去的原因与零交好,他不介意告诉零这个消息。
        “哦?晃牙,你这是在担心本大爷?”
        零的手已经扶上晃牙的头,轻轻摸了几下,感受到了良好的触感,毛茸茸的。在零眼里,晃牙对于他的崇拜从来是不会吝啬的不敢表达,但关心自己的事情却总是绕了一个大弯。
        “是……我担心前辈。”
        晃牙侧头,少见的直接说了出来。避开了零的手后慌忙逃离开了书房。
        书房中静默了一会儿,零的手垂到两侧,低低地笑了起来。
      

待续.

【零晃/西方奇幻】《过去式黑夜》二

上次有些事情忘记说了……
这篇是短篇,估计几章就完
我高一了,原以为假期可以完结但其实是自己高估自己了……住校还不能带手机【想起这个活动不能挤排名就难过
这章开始是回忆杀,现在和过去交替,会慢慢揭露零晃的过去
本章有俺零出现,如果写ooc了请告诉我,我会好好改的。
于是乎,就是这样,下面是文
******
******

        晃牙疾走在魔兽森林之中。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只能看到残影,而且熟练的避开每一棵大树或是石头。森林的魔兽注意到他的气息也只是退让避开。
        那些魔兽在惧怕他。
        晃牙没有在意那些魔兽做些什么,此时唯一的想法便是离开这座森林,前往南方算是他好友明星昂流的住所,况且零很有可能已经察觉到自己前往的方向,法师的家是最好的庇护所。
        没错,昴流是一个法师。据说还和一个组织在暗中反抗教皇,晃牙目前的目的与他一致,两人汇合是最好的选择。
        晃牙不禁加快了脚步。赶去见昂流算是离开这森林的理由之一,但还有一个原因……
        晃牙讨厌着这座森林。
        无论是过去弱小的狼人还是现在变得强大的他,都不喜欢这个地方。
        这座森林证明了晃牙被抛弃的事实,却也算是他和零的一切初始地。
        14岁那年,晃牙被确认染上月变的事情。第二天,便被父母不得不抛弃,被迫来到魔兽森林。
        这是狼人族一向的规矩,他们虽不是喜爱平和的种族,却也不滥杀无辜,这样做也是保护族人。任何染上月变的狼人来到魔兽森林,这里有无数的魔兽供他们屠杀。
        但未成年的狼人染上月变还是第一次,晃牙的族人心有不忍但按照规矩还是坚定地把他送进魔兽森林,并在他身上下了一个限制,没有解咒师解除魔法是无法走出森林。
        年幼的狼人就这样被迫走进了黑暗、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回头看向他的族人时,只有那些随风摇摆的大树。
        他已经完全被困了这里。
        几天过后,便是月圆之夜。
        晃牙听过族人讲述染了月变的狼人在月亮下会变得如何,完全地失去理智,就算是家人在面前也会露出獠牙咬上对方的喉咙。
        没有狼人愿意失去理智,晃牙也不愿意。
        但当他透过树木之间的细缝望到了高高挂起的月亮,自己的意识开始涣散,黑色的天空中只有她在散发冰冷的光芒,在晃牙眼中,她好像越来越近,近的好像伸出手就能抓住,于是他伸出了手——惊醒时发现自己坐在血泊之中,周围都是魔兽的碎尸和血,自己身上血腥味很浓,手上的爪子都还没收起。根本不知道何时月变起效,只是觉得看到月亮后的一瞬间就已成了这样。
        年幼的狼人差点因此崩溃。浑浑沌沌的离开这片地方,晃牙因此还不小心闯入了高阶魔兽的地盘,差点因此而丧命。
        他终究还只是一个14岁的少年,哪怕月变激发了狼人潜在的能力,也打不过一只高阶魔兽。
        独身一人在这魔兽森林终究还是太过于危险。晃牙好不容易从魔蛇的嘴下逃出,疲惫的他拖着满身伤痕的身体,一步一步在诺大的森林中寻找休息地。但那双金色的眼睛始终在警示着周围,没有丝毫放松。
        零看到晃牙的第一眼便是这样。兴许是无聊,兴许是寂寞太久。血族之王一直跟在他身后,默默观察。
        吸血鬼的寿命几乎没有尽头,漫长的生命之中总得找点事做,零不介意耗费这点时间去看一个狼人,反正也是消遣时间的方法。
        他跟了一路,从晃牙第一次犯病再到第二次。
        他看着晃牙一次又一次从魔兽的地盘逃出,生命力强悍的惊人,这还没长大的狼崽拥有强烈的求生意识,这让他每一次都成功地逃脱。
        零对他起到了深厚的兴趣,甚至还想把他带回古堡。
        最终,在月圆之夜当天,零做下了决定,要把这个染了月变的狼人带回自己的领地。
        第二次月变之后,零显身在了晃牙面前。
        坐在火堆旁的晃牙猛然回头,身体肌肉紧绷,警惕的望着来人。之前和一只魔兽对打的伤还没好,狼人的自愈能力很快但若是中了魔兽的毒液却要等待很久。
        黑夜中的吸血鬼显露身形,那双血色的眸子在暗夜之中闪烁。
        那人是吸血鬼,晃牙看到零的第一眼就确认了。那双血红的眼睛和特殊的气味证明了他身为吸血鬼的身份。
        狼人与吸血鬼自以前关系不和,直到现在也没有缓和多少,说是天敌也不夸张,但两族却一直遵守着互不侵犯对方地盘的原则,这才没有开战。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狼人族的地盘?”
        “本大爷是血族之王朔间零。”
        零说话的口气很是嚣张,微微昂起头,做出像是对一切都不在放在眼里不屑一顾的表情。他咧嘴一笑,表情像是在嘲讽。接着,这名不可一世的吸血鬼说出了让人难以拒绝的事情。
        “是来,把你带走的。”
      
       
      
         待续.

【零晃/西方奇幻】《过去式黑夜》一

由于太喜欢零晃了于是就出手啦!
这篇是西方奇幻背景,吸血鬼x狼人,ES全员出动
除了零晃可能还有其他cp(大概),到时候会写在文前
来个预警的请放心
想试试写个成熟的晃牙,但好像ooc了,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请告诉我,谢谢!
于是乎,下面是文,见笑了
【其实原本想开车来着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
******

        黑夜。
        大雨倾盆,细密的雨丝拍打泥泞的土地,黑夜和雨一同统治了太阳消失后的时间。在这并不大的镇子中,路边都没有路灯,只能靠着从居民房中透出的光线来判断方向。
        路上没有行人,大概无人愿意在黑暗的雨夜中散步。
        除了一人。
        一道黑色的人影在缓步行走,靴子踩在泥地上的响声也被雨声所笼罩。
        那人就这样一直向前,黑色的斗篷让人看不清身形和容貌,就像个夜中幽灵一样。
        他走到了镇子尽头的酒吧,镇子的夜晚,也只有这里才开着门。他推开门,里面是温暖的黄光,木制的桌子上都有着一个小小的蜡烛在闪烁,酒吧的老板在细细擦拭玻璃杯,听到声响后也只是抬下眼皮确认来客。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酒吧没什么客人,只有一个胡子拉碴的像是流浪汉的男人趴在桌上睡觉。
        脱下身上的黑色斗篷,身上意外的没怎么被雨侵透。那人露出一头灰发,和一双锐利的金色眼睛。
        他环视一周,扫过那流浪汉的时候也只是稍稍停顿,随后移开视线。选择在靠近窗边的位置坐下,顺道叫上酒吧老板来上一杯热身的烈酒和饱腹的面包。
        “真是好久没见了晃牙君。”
        老板,也就是薰将酒和面包放下后,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下。
         晃牙只是点头示意,拿过金黄透彻的液体狠狠地灌了一口。
        “你今天意外的沉默呢,怎么,月变的解决方法还没找到吗?还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都有。”
        晃牙撕下一块面包,配着黄油和火腿吃了下去,动作算不上好看。
        “我遇到了那个混蛋。”
        “虽然没让他看到我,但我的气息已经被他察觉。吃完东西我就上路。”
        晃牙盯着眼前的蜡烛,火光被微风吹的微微摇动。
        “这次奇人会议没想到他会参加,还有那个人偶师,红发的那个一如既往缺席。”
        奇人会议,指的是以五奇人为首的各个种族首领都要参加的会议。
        晃牙虽是一个被狼人族驱逐的狼人,但被零收养的那几年中也学了不少伪装的方法,自然就听到了许多秘密情报。
        烈酒已经在胃里起了反应,晃牙的脸颊已经浮上淡淡的红色。身上的凉意也散了不少。
        “巨人族的首领没有参加,据说最近在闹示威,要脱离教皇的管制。”
        “巨人族吗,还真是不自量力啊。力量与教皇相当的五奇人都没发话,这群家伙就都先发动。”
        薰叹了口气,曾经扬名整个大陆的五奇人却被一个体弱多病的人类压制,还真是有些可惜。
        教皇名为天祥院英智,是光明圣殿最有话语权和权利的人,法力也是人族中的顶端者,现在的人类王国便是由他统治,曾经的国王月永Leo自从被推翻后就不见踪影。
        五奇人在更早前就被英智压制,这名教皇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个神器,能让五奇人大多数时间只能在自己的领地活动。
        日日树涉这个奇人之一更是收入他的摩下。
        “唉~教皇这么做多久了?五年还是十年?感觉时间就是一眨眼咻的一下过去了。”
        薰说着,起身又到了杯酒,自己灌下。
        “话说晃牙君,我们几个月没见了吧?这些日子你是怎么躲过月变的发作?”
        月变是狼人族的诅咒,大多数狼人早已掌握变身的方法,除了那些中了诅咒的。
        月变会使狼人在月圆之夜无法控制自己,变成狼形,见到活物就会杀,其标准就是脖子会有一圈像是荆棘的黑色图案。
        晃牙十四岁那年得了月变,狼人族驱逐他后,被偶然离开血族散步的零捡到。
        零作为血族的王,压制一个得了月变的狼人还不简单?将一个狼人族的少年带回血族也不会有任何人提出意见。
        直到晃牙20岁之前,他一直都是在零的古堡度过月圆之夜。
        直到离开零。这几年,每次月圆之夜之前他都会想尽办法尽快赶到薰这里。薰的酒吧下有一个密室,那密室几乎密不透风,四周的墙壁是由最坚硬的石头做成,连化成狼形的狼人族的爪子也不能造成任何痕迹。
        绝佳的‘避难所’。
        “……我遇见了阿多尼斯。他把我带到了隐藏在各地他们种族的房子。那家伙是不死族,记得吗?每栋房子的坚固度不比你的密室差。”
        不死族和血族还有狼人族都属于魔物,喜爱在黑夜行动,但每个种族却又都有明显的特点。
        狼人族喜爱与族人群居,血族喜爱独来独往,不死族喜爱混在人族之中。
        他们都为人形种族,与人类并无太大差异。而不死族除了不会死之外就与人类完全一样。
        “哦……阿多尼斯啊……等等阿多尼斯君?!”
        脑子里浮现出那名寡言少语的青年,很多时候都会一脸认真的拿着肉说:多吃点肉。
        薰自然也和他熟识,毕竟阿多尼斯是他少数记得名字的男人之一。
        “啊是的,那家伙是不死族,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他力气很大,每次都能和……那个混蛋一样压住我。”
        晃牙喝完最后一口酒水,再次穿起斗篷。
        “晃牙君啊,说实话你这口气我还真不习惯~遇到朔间对你影响真的这么大?”
        薰的语气带上了一丝调戏的口吻。
        “……本大爷走了,不和你多说。如果吸血鬼混蛋来了,就说我已经走了。”
        “好好~这才像你嘛,用本大爷自称自己,模仿着曾经的朔间。”
        晃牙没再答话,少见的没有反驳薰的话语。轻轻哼了声,转身进入黑夜的雨中。
        薰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晃牙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完全融入黑暗,他才缓缓叹了口气。
        “行了吧朔间,看你装成那样子我都难受。”
        原先睡觉的流浪汉睁开双眼,那是血一般的颜色,那双眼睛好像包含了太多的故事。流浪汉直起身,容貌和身形都开始扭曲变化,直到最后,变成了一个身材高挑的黑发男子。
        “先多谢薰君的掩护了……♪吾辈还怕汝暴露了。”
        “行了行了,要不是你的委托,我还懒得照看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屁孩呢。”
        薰摆摆手,接着道:“要知道我可是有很多女孩子的约会哦?照顾晃牙君让我推掉了好多约会呢。下次直接把他带回去不就行了吗?”
        “让小狗自己回来不是更有趣?吾辈期待那一天,等小狗变成了真正的狼,他才有资格再次见到吾辈。”
        “所以说你这种心情真是奇怪啊,想他的话直接见面不就好了,何必还要偷偷跟在身后。”
        “薰君,你不懂。吾辈正是想看着他没我在的时候一步一步成长。”
        “行了,我不懂。你不能出古堡那么久,快回去吧,我这里打烊了。”
        “那么就再会了,薰君……♪”
        零的身影也渐渐与黑夜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待续.
       

没在lofter这里发过图……先来一张试试